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名吃

米线、米粉、线面和面线有什么区别?

2020-03-24

来源:

人气:5

米线其实是云南人对大米做的面条的专称,做法分为酸浆和干浆,形态上也可以分为宽米线和细米线。宽的类似于笔芯,细的接近绿豆粉丝。最近几十年,随着“过桥米线”一词被带到了全国各地。小编推荐:酸辣米线的做法及配方几个简单步骤教你做出美味佳肴正宗云南过桥米线底料做法展示种方法做出传统美食米线汤怎么做好吃种做法简单又美味用大米自制米线的做法有哪些种做法做出中华风味美食  米粉的通用性更广一些,在南方各地都能见踪影。大概是地域接近,广西的桂林米粉、南宁老友粉等等,与云南米线颇多相似。湖南的米粉是切出来的小宽条,很有韧劲。在某些地方,米粉有时候还可以指更宽的河粉。  线面和面线则是同一种东西:用面粉,加盐发酵以后制成的极细的面条。这东西只在福建出产。面线不含碱,烧煮时候不用焯水,又因为加了盐,所以不需要过多烹饪,就有滋味在其中。我见过福建朋友甚至不加烧煮,直接用冷水泡软了,加入热汤和浇头吃的,很筋道,有股隐约的麦香。  与福建接壤的广东潮汕和浙江温州也偶有面线的踪迹。潮汕人的面线比福建人更咸,是用浓盐水和面的,他们称之为“咸面线”,烹饪前一定要过水,否则齁得无法入口。温州人则把此物称为“索面”,是从前小孩过生日或者产妇坐月子时候吃的补品。  当然,真正将福建面线发扬光大的,应当是台湾。  如果去过台湾而没有吃过一碗台湾面线,这趟旅行基本算是打了个八折。倒不是说台湾的工艺特殊、面线本身特别好吃——这东西其实也就是个大众化的面食,口感大同小异。而是台湾人丰富的想象力,把面线的破折号拉得特别长:细长的外形容易吸取汤汁、微咸的滋味适合衬托浇头、爽韧的口感则宜于增强咀嚼的快感,这一切,都给了面线十足的宽容。  蚵仔面线无疑是台湾面线最佼佼者。蚵,也就是牡蛎的新鲜程度,决定了一碗面线的成败。蚵天然带着咸味,所以不用调味,只需沾上太白粉,一粒粒小心地丢入滚水中汆烫,只需一小会,蚵仔变得晶莹剔透的时候,就能捞出。最后码在盛于猪骨汤中的米线上,高高堆起一个尖,撒上胡椒香菜,就可以大快朵颐。一般说来,福建人搭配面线的,大多是酥、脆、香的食材,比如醋肉、油条、煎蛋、炸花生之类,以体现“刚柔相济”之美。蚵仔面线的妙处就在于反其道而行之,蚵仔的咸鲜和面线的咸香相得益彰,甚至不用加盐,就有一整碗的鲜香。  猪肝和大肠面线也是台湾夜市最常见的美味。猪肝是急火快炒的,片得很薄,咬开来还有淡淡的粉色,保持了鲜嫩滑爽的滋味大肠则讲究老火老汤慢卤,卤到油脂分解,只剩嚼劲不留油腻,才是上好的浇头。我在迪化街街边的一爿小店里吃过一份面线,猪肝和大肠都被切成小块,一起浇在面线上,油腻,但真的好吃。店主为这招牌面线起了个有意思的名字“肝肠寸断”。带着一丝自黑的语气,充满了台湾人独有的全民卖萌的调调。  再其他,诸如牛肉、小肠、虾仁、鱿鱼、鸭心、豆腐、卤蛋、蘑菇、腊肠之类,都可见于台湾面线的谱系中,每一样,也都有独到的用法。这其中蕴含的,恰恰是宝岛的历史积淀——福建风味的面线做底料,上面浇的,是来自当年全国各地五十万精英们的想象力。

TAG:
相关内容